堂本浮舟

KinKi Kids Forever❤💙



是堂本光一和堂本刚的堂本

温柔而坦率地,播撒绝望的人……

歌唱着星辰陨落光芒消散,将倾塌的世界从胸腔里挖出来给所有人看;也会俯下身拥抱哭泣的女孩,抚摸发顶的手指纤细又温暖。

谁能接住坠落的他呢?

跨越遥远时空而来的骑士吗?


近似于异色的脑洞?并不会写就是了。


心累,微博卸载了,想想怎么把幻昼写出来。

过去顾虑太多,今天之后不会了。

不是说气话,真情实感过头就要等着天打雷劈。

毕竟啊我也只是一只小猫咪而已。


二刷某篇同人的感慨:

不被允许也不为世所容,掩耳盗铃自欺欺人的恋爱,真情实感了可不就是等着天打雷劈么。

那么又是谁先有了这样的觉悟?


文名《不平等条约》


可念不可说(脑洞片段)

“全日本只有不到五千个堂本,并且大多数集中在关西,我却在东京这块地方一连碰上了三个——还是相互之间毫无血缘关系的那种。”

“如果这都是巧合,那未免也太过头了。”

“二宫警官没查出来吗?姓和名字都是改的,以前我不叫这个。”

“我啊,说是为堂本刚而生的也不过分。”


是原创妹子,心理医生堂本奈绪美,这个脑洞的上帝视角。


小刀片

脸颊,唇畔,眉心,鼻梁,鬓角。

失去生机的脸庞静美如玻璃钟罩密封的干玫瑰花,时光永恒地凝固在那一刹那。

长发垂落在曾依靠的胸膛,眼睫如同折断的蝴蝶翅膀,最后的吻尝到了泪水的味道。

一个永远不会写的不知道什么paro

幻昼(脑洞片段)

“我从未也没想过将自己的罪行冠以赎罪这般高贵的名姓,只是单纯的挟私报复而已,不,比那还要恶劣。我是说借他人的性命来满足自身嗜血的私欲这回事。”

“都说法不责众,可雪崩来临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无辜。”

“我清楚明白这一事实无法洗刷掉我手上任何一丝一毫的血迹,甚至我自己在那场雪崩中扮演的是比雪花更为恶劣的角色——如果没有我的存在,无可挽回的结局也不会就此发生。”

“想保护某人的心情?或许有吧。要知道我可是在十年前就把他看做自己的所有物了——在我放纵甚至于推波助澜,让那些人肆意折磨他的时候。”

“毁掉纯洁又美好的东西……有种无可取代的快感,不是吗?”

留加的假面自白

小刀片

“非君不爱”是“我爱你”的否命题

否命题真假与原命题没啥绝对的关系

爱你的同时跑去爱别人,也不是什么不可能发生的事。

一个脑洞

“不能说,不能说,不能说……”

年上继兄弟伪骨科,从声乐系学生突然失声开始,第三人称心理医生视角。
有题目的话大概会叫可念不可说,开放式结局

我觉得我的深夜模式大概就是被野岛伸司洗脑了的状态

东京苍穹下(脑洞)


光一回国途中飞机失联,第二天他却出现在了刚家里的沙发上,身上还穿着上飞机的时候那一身衣服。

“这样出门的话会引起混乱的吧,更糟糕的情况是你也没办法解释只有自己毫发无损的回来了这件事,会带来别的麻烦也说不准。”

“tsuyoshi没有发现吗……可能,相对于你,甚至我的存在而言,更有问题的……是这个世界!”

哦对,是双向暗恋没点破前的纯同事关系,本来俩人打算一辈子都这样了凑合过吧安于现状就好但愿时间永远不要流动……我去你妈的三不哦……

行8,又是沉痛现实下小猫咪我的内心幻想,再不he我都想抽自己俩大耳刮子。

偶尔也想变得温柔呢